浅叹

大腐女,有时玻璃心,有cp洁癖

旭润剑三脑洞梗(江湖狗血paro) 4(前文点主页)

  我错了我错了,这几天手机屏幕碎了+日前闹得风风火火的扫huang风波,在微博上浪得太久了╭(°A°`)╮今天争取三更,先把最后的小甜饼放出来吧。

   第二天早上,旭凤想趁着人少赶回去,没想润玉向来睡的浅,旭凤刚一起身他就醒了,因为昨晚累坏了,刚刚睁眼,脸上还带着迷茫,看到正在更衣的旭凤,全身一僵,想起了昨夜......实在不堪回首!浑身还酸疼着呢!润玉立刻从耳尖烧到脖子,小孩子赌气一般将自己整个蒙进被子里。

     

      眼前看不见旭凤,掩耳盗铃的举动使平复了不少,润玉甚至还想起来昨夜自己喝醉了,但是旭凤是清醒的,迷迷糊糊记得旭凤也抱着自己,深情缠绵喊着“润玉”“心肝”“阿玉”“宝贝儿”等羞死人的称呼。那......旭凤也是喜欢自己的吧?可是.......昨夜枕畔的温柔郎君却是有未婚妻的,自己和他这样......却是不道德啊!

     

      旭凤哪知被子里的润玉已经胡思乱想到天际了,看着和被子“难舍难分”的润玉,好笑的把人带被子一起裹进怀里,扒拉出润玉,不顾润玉羞得直躲,理了理乱发,轻柔的吻着润玉的发旋:“傻子,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都看不出来,谁会没事讨好一个还没有自己受宠的‘师兄’?谁会不要教中的妙手医师,偏偏自己带着药找没有实际医治经验的祭司治伤?嗯?”

      

       润玉被紧紧禁锢在旭凤怀里,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难得生出娇纵的心思:“那你为什么这么些日子不来找我了?是不是因为见到表妹穗禾貌美,觉得她才是你的真爱?那你现在又跑来找我?昨晚还...还......”

    

      旭凤听润玉提到“那段时间”心下一紧,但见润玉重点全在穗禾身上,带着一股酸倒牙的醋味,想着不论以后如何,现下一定要瞒住润玉,当下脑子里就编好了一套说法:“我前些日子出任务,大意忽视了一直埋伏在角落里的敌人,受了点轻伤,原本没什么,想借机会再赖在你这,结果回来不知被哪个多嘴的仆人告诉母亲我受伤的消息,母亲紧张过度,勒令我静养半个月,不巧遇见穗禾表妹过来,母亲想撮合我和穗禾,又让我‘陪伴保护‘穗禾。我足足等了这大半个月才有机会找你,没想到昨晚甫一过来就遇见美人投怀送抱,旭凤自认为不是正人君子柳下惠,自然是一夜春宵被翻唔唔.......”

     

     润玉脸皮薄,听得旭凤最后两句说的那么露骨,听他所言,还还还是自己主动的,不知哪来的力气撑起酸软的身子扑过去捂住旭凤的嘴。结果反而被旭凤借机揽住腰,又是调笑一番:“美人儿这腰当真称得上‘杨柳小蛮腰‘,此番抬爱,旭凤必当珍惜美人恩哈哈哈别挠我错了我错了!”

      如此浓情蜜意的一番纠缠,旭凤差点忘了,眼见外面天色越来越亮,很快到处都是教中弟子仆从活动,自己再不走,路上被人撞上,润玉可就要遭殃了。低声软语哄着润玉,再三保证自己对穗禾绝无感情,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祭司殿。

占tag致歉

       那个......心虚的冒个泡......我没死,只是期中联考砸了+苦手“事后”,连着几天“欲生欲死”,只好“咕咕”鸽了。刚刚缓过来,现在有了新思路,征求意见。


      我那个剑三脑洞梗原走向是玉玉发现自己怀上了,满心欢喜准备告诉旭凤的时候,被逃过灭口的彦佑告诉一切,这下真的就是“情之所钟是你,血海深仇是你”,然后开始瞒着所有人带娃搞事业。


      现在被应试教育“好好疼爱”之后,心里有点扭曲bian态了,想写切黑独立玉,很早就知道一切了(不知道自己是太微儿子,簌离怕他年纪小想太多,没告诉他),一切都是在伪装,但是对旭凤是真心的(并且不知道旭凤喜欢自己)。一直以来都瞒着天一教和母亲联系,结果发现有段时间没消息,才知道是旭凤“完成任务”了,一时又悲又气。故意那天晚上勾引旭凤报复荼姚(毁掉她的宝贝儿子),结果意外发现旭凤对自己有情,于是将错就错,没想到自己竟然怀了,于是借荼姚害自己的机会,假死跑路,引得荼姚旭凤母子离心。生下娃之后开始专注搞事业,日常打击骚扰天一教,直到旭凤被暗算重伤,润玉捡到旭凤,旭凤发现润玉不仅没死而且还带着自己的娃还是新起的那个老是和天一教作对的教主.........


      我觉得切黑心机玉很带感,但是原软甜玉的设定在开虐时更狗血,纠结挠头o(╯□╰)o


旭润剑三脑洞梗(江湖狗血paro) 3

1  :   http://theloveinmyheart.lofter.com/post/1d7eb51f_12c6aa87c

2 :  http://theloveinmyheart.lofter.com/post/1d7eb51f_12c6aa921

这边旭凤刚刚灭了满门妇孺,心中良心过不去,总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回去路上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等回到天一教向荼姚日常请安时,不知道自己儿子替换了杀手的荼姚把准备好的说辞告诉旭凤,旭凤越听越不对劲,一问“余孽的老巢”竟和自己自己杀掉的“任务”地点一模一样,心中明了:“我竟然杀了润玉的生母和族人”,自知罪孽深重,一时没脸再去找润玉。荼姚对此喜闻乐见,觉得达到目的了,但是斩断旭凤对润玉的感情,这样远远不够,保险起见,也是荼姚早就打算好的,她从族中接来侄女穗禾,想让旭凤和穗禾凑一对。

      毫不知情的润玉只觉得最近旭凤不来找自己了,还担心他出什么事,不想没两天就听说了荼姚撮合旭凤和穗禾的消息,虽是早已想过旭凤会成家立业,但是陡然听见这种消息还是十分黯然神伤的。为伊消得人憔悴,不到半月,本就清瘦的润玉又瘦了一圈,整个人一身白衣,更显文弱,感觉风随时都能把他吹走。

      于是每三月一祭的祭礼上,旭凤看到的就是单薄得感觉衣服能把身体压垮的润玉,心疼死了,没忍住,想半夜去偷偷看看润玉。

      祭礼上,润玉看见旭凤和穗禾两人郎才女貌,穗禾又是荼姚的侄女,出身显赫高贵,看向旭凤的眼神充满了爱意,旭凤也是十分照顾她,甚至不愿意正眼看自己一眼。回到冷清的祭司殿,一个人,哪里都是一个人,他终其一生都摆脱不了这份孤独:“向旭凤借来的这十余年光阴,终于到头了”。

      穿着礼服的小祭司心里又苦又涩,酸的似乎一掐就能流出泪,实在难受,把当年和旭凤一起埋在青梅树下的秋露白挖出来,一个人闷头喝起来了。

      自小就是乖宝宝的润玉这是第一次喝酒,不知道秋露白的劲儿大,喝得又急又快,没一会儿人就晕晕乎乎了,半趴半靠在廊子栏杆上。

      等到旭凤偷偷摸摸溜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月下美人倚栏醉酒”的美景,不禁面对心爱之人心生绮念:想要抚摸润玉那因醉酒而酡红的脸颊;想把自己的身影刻印到那双温润幽深又迷离的眼,让他只看得见自己;想要吻住那微张似是邀请的嫣红的唇,像撬开蚌壳一样,用舌舔吻过每一寸角落,细细品尝是否如想象中一样的清甜滋味;想要亲手一寸寸剥开润玉身上这神圣繁复的礼服,看看衣服下的身子是不是白腻柔软如同月凝星辉一样皎瑕......

     “啪!”旭凤自己都觉得龌龊下流,不由得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畜生!”

      这下打得挺响亮的,原本昏醉的润玉被这动静闹得抬起头,看到旭凤,愣住了,被烈酒糊住的脑子反应慢了好几拍:“旭凤?你.......嗯?.......不对!你都不来找我了......所以......现在只在我的梦里有你,真好。”

      说着顺势往旭凤怀里一倒,纤白的胳膊从层层叠叠的衣袖中探出,搂住了旭凤的脖子。

      旭凤被这亲密接触炸的立地飞升,半晌没反应过来润玉的意思,一时僵在原地。

     润玉似乎觉得火烧的还不够大,竟又贴着旭凤的脖颈细细嗅着,正巧一滴热汗顺着下巴滑落,润玉做出此生最是轻浮色/情的举动,身出鲜红的的舌尖把汗珠舔了,天真又放浪“咦,咸的?”

       说完又把头埋在旭凤颈窝里蹭了蹭,语气不无欢欣缱绻“旭凤,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是想和你携手到老共度一生的那种喜欢”,至此停顿一下,幽幽叹了口气,“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的,真的你要是知道了,说不定还要恶心我。今天看到你和穗禾站在一起,那般般配,我想嫉妒都没有立场。只好喝醉了做梦,梦里的你能够听我是说说我平日不敢说的。”说完竟是瘪瘪嘴,语气不无委屈“但是你在梦里都不肯哄哄我,我都说了这么多喜欢你,你也不愿意骗我说你也喜欢我......”

      旭凤听到这里要是还没反应就是真的傻了,立马搂紧怀里的润玉冲进内殿,踹上房门,抱着润玉滚进锦绣中。

    可怜润玉本就不省人事,对床笫之事的了解仅限于医术典籍,加之又喝了酒脑子糊成一团,一晚任由旭凤折腾,只记得开始疼的要命,旭凤抱着人轻声哄骗,后来身体不受控制了,天然只觉得受不住,哭着喊“不要”,旭凤个大猪蹄子也不理,被折腾得快天亮才放过他。旭凤最后死死搂住润玉,轻吻润玉的额头淌下两滴滚烫的泪:“对不起......”

旭润剑三脑洞梗(江湖狗血paro) 2

      旭凤虽然被立为少主,“师傅师娘”变成了亲爹娘,他依旧和小时候一样粘着润玉,有事没事跑到冷清的祭司殿去找润玉喝茶聊天,时不时还冲着润玉撒娇。润玉平日生活的唯一亮点就是旭凤来的日子,孤独冷僻的祭司殿让润玉更加贪恋旭凤带来依恋和温暖,从小把旭凤当作亲弟弟疼爱的感情,不知不觉,变质了......

     

      润玉知道自己和旭凤两人身份有别,又都是男人,加之荼姚一直不喜欢自己,心里十分明白自己这份感情永远埋藏在心底,对所有人都好。如今旭凤还是把自己当做哥哥依赖,自己在旭凤心里是特别的,已经足够了.......

      可是事情都是不遂人意的,旭凤往祭司殿跑得太频繁了,荼姚说过,旭凤当耳旁风。直到这次旭凤刚刚受伤回来,药都来不及上,竟然又直接跑去找润玉了,荼姚身为女人的直觉,心想不大对劲,派侍女前去查看,结果正好偷看到旭凤偷亲午睡的润玉,报告给荼姚,荼姚气个半死:“贱人!一个个都是狐媚子!簌离这个贱人勾引了太微还不够!她生的儿子竟然还要来勾引亲兄弟!”

      在寝殿内发了好一通脾气,冷静下来后,想出了个恶毒的主意,她把从母家“凤羽门”带来的亲信叫来,吩咐他去把润玉母族“水鳞府”苟活的幸存者都杀了,其中就包括润玉的生母簌离。

      原来润玉也不是什么“捡来的孩子”,他也是太微的儿子,还是长子,但太微年轻时风流多情,虽与荼姚自小有婚约在身,未成婚前到处留情,簌离便是其中之一。

      簌离也是有婚约在身的女子,她早就被许配给势力远大于水鳞府的钱塘主君,即和亲以求钱塘君庇护本族。

      只是她与太微偶遇,浓情蜜意春风一度,竟珠胎暗结,生下了润玉。只好退婚,不想惹怒了钱塘君,水鳞府被报复灭门,簌离和几个孩子在父兄的掩护下逃跑了,妄图请求太微庇护收留。

      太微此时尚还是少主,倚赖未婚妻荼姚的母家支持继承教主之位,怎肯留下自己风流的证据?当即把簌离他们打发走了,想了想,润玉毕竟是亲子,又把润玉强行从簌离那里夺来,找来心腹帮忙养着。

      后来旭凤出生,为了给旭凤打掩护,“顺便”也把润玉带回天一教。荼姚在大婚后知道了此事,又哭又闹,逼得太微发誓不认润玉这个儿子才罢休。至于簌离,荼姚也清楚太微的薄情冷血,不念旧情,赶走簌离后就再也未见面了,况且簌离已是丧家之犬,无需多虑。便一直留着簌离这些水鳞府的遗族。

     这下旭凤爱上了润玉,旭凤她舍不得罚,全然怪润玉“勾引”,一时新仇旧恨都记起来了,派人杀了簌离他们,再把旭凤叫来,编个故事告诉他“润玉母族当年和你爹作对,被灭族,顾念旧情留下了润玉生母,不想她竟不懂得感恩,妄图刺杀你爹,现在被诛杀了”,旭凤赤子之心,知道自己和润玉之间有此等血仇,必然会觉得对不起润玉,不会再有男女之情。

      计划是挺好,结果荼姚也不是事事如意的,她派去的心腹杀手的表面身份是天一教的门徒,和旭凤平日在训练场还算熟,昨天才被旭凤一脚蹬出内伤,此时出门正巧被旭凤撞见,旭凤想着“你伤还没好又去出任务,怕有意外,正好我闲着,我替你去算了”。

     杀手哪敢让这大少爷去啊?荼姚没让旭凤自己动手就是万事留一线,要是最不幸的那种情况,有人告诉润玉一切,旭凤又信赖润玉,润玉要是想复仇杀了旭凤岂不是易如反掌?虽然说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不得不防,自己动手把旭凤撇干净最好。

     千防万防没防到旭凤自己,他和这杀手拉拉扯扯客套半天,烦了,直接扯了任务单就跑。一溜烟人就没了,杀手欲哭无泪,又怕荼姚怪罪,只好瞒着不说了。

旭润剑三脑洞梗(江湖狗血paro) 1

       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剑三十大虐心剧情之祁进谷之岚的故事“情之所钟是你,血海深仇是你”为大框架,添加剑三双教主的青梅竹马设定和剧情走向(这两对故事我放在最后介绍里)。


     部分细节魔改,凡是ooc了都是我的错。


高亮预警:

     本人嗜好狗血,文笔拙劣词汇匮乏,且毫无责任心,懒于长篇,高三狗更新不定,脑洞写一下爽了就好,自娱自乐。诸位慎追慎关注。以上。


      润玉和旭凤两人自有记忆起就是太微的天一教门下的弟子,润玉温柔细致,聪慧懂事;旭凤活泼热烈,总是闯祸,最后还得润玉出面解决。按理来说应该是润玉更受宠,但太微和他的夫人荼姚却偏爱旭凤,对润玉冷冷淡淡。润玉是个乖孩子,小时候为了这个伤心过,长大了就觉得自己性格不讨人喜欢。唯有旭凤一直粘着他,润玉敬爱太微夫妇,却把旭凤当作生命里的光。


      后来两人长大了,旭凤成了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润玉精通天文地理奇门八卦医术秘方。成年礼授冠封礼,润玉被任命为祭司,地位超然,却只是个虚职,一个好看的摆设,从此不得插手教中事务。润玉对此结果早有预料,他喜静,祭司殿清净,正合他意。


      待到旭凤受封那天,太微和荼姚才告知天下,旭凤是其亲子,早年为了保护尚年幼的独子,也是为了历练,便宣称孩子早产体弱夭折了。两年后和润玉一同,被太微“捡到根骨奇佳的孩子”带入教中当了亲传弟子。


     润玉知道后,并不怨恨,反而对太微夫妇偏爱旭凤释怀了,而且旭凤从一个小小弟子变成了少主,润玉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文手的日常

这就是我鸽的原因

收悲以欢忻:

我也不造我中了几条⋯⋯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这些人都是什么魔鬼?我们双教主都是南极点cp了?还不放过?平平杀我!

一个又俗又狗血还复杂的脑洞(全)

有小可爱说上和中被吞了,重发一遍完整版吧。





江湖paro,直男恐同前期略渣后期忠犬凤×前期傻白甜后期黑化风流神医玉。

旭凤是武林盟主家的独子,天资聪颖,年少成名。从小接受了传统正派的教育思想,正气十足。

润玉则从小被人遗弃,幸得药王谷收留,传授医术,后药王谷因“药人”可解百毒起死生肉白骨,被武林中人觊觎,灭门了。当时玉玉正好被派到山中采草药才逃过一劫。之后就生活在一个深山幽谷里。

旭凤在一次歼灭魔教的战斗中重伤,顺溪流漂到山谷里,被润玉捡到了。

旭凤没见过像润玉这般容貌出尘却又纯真无邪的混合体,心动不自知。

润玉则因为从小生活在山谷里,不晓红尘俗情,更没见过旭凤这般开朗生动的人,一颗心就交出去了,却不知道什么才叫喜欢。只觉得和旭凤待一起很开心。

旭凤伤好了之后要离开,试探性问润玉要不要离开这里进入俗世,没想到润玉一口答应了。然后两人一起
闯荡江湖。

见过了世间千姿百态的润玉明白了自己对旭凤的情感,一次醉酒失言吐露心声。从小就受传统思想教育的直男恐同凤顿时有些害怕(还有点恶心),匆匆写了封信找个理由就跑了。

润玉酒醒后隐约知道原因,有些伤心,为了逃避情伤,决定给自己找个事忙一忙,于是就凭着药王谷里学的医术,决定做个郎中。很快就获得了“玉面神医”的称号。因性子温软,不懂得拒绝,许多追求者(有男有女)都觉得自己没被直言拒绝就是有机会,结果莫名给玉玉添了“多情风流”的名头。

两年后旭凤被魔教残党所伤(对,他又受伤了),中了不可解的毒,每每毒发,全身骨头像被活活敲断一样疼,痛不欲生。被人推荐去找“玉面神医”。结果找到神医,一看,沃日?润玉?!顿时尴尬。润玉倒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以重逢朋友的“惊喜”化解见面时的尴尬。然后为旭凤解毒,试了很久才发现这不是毒,是蛊,就算以自己的药人血肉也只能暂时压制。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把蛊转移到自己身上(至于转移方法,当然是双修啊!)。

第二天早上旭凤一醒,发现自己和润玉啪过了,联想到润玉这些日子“暧昧”的行为(其实玉玉对他就跟老朋友的的相处,但是旭凤心里有鬼,自己想歪),顾不上啥,直接打了润玉一掌,润玉就觉得好伤心,赌气说“是,我看上你很久了,这次我治好了你,你陪我睡一晚,两清了!” 然后两人就撕破脸决裂了。

玉玉自此心灰意冷,就真的试着和别人交往,结果都因为润玉觉得“感觉不对”/对方觉得润玉没交付真心,不了了之,只有救下的一个孤女邝露一直跟随在侧。他知晓邝露的心思,却只把她当妹妹。

旭凤离开之后,遇到了锦觅,因为锦觅性格上有些像初遇的润玉,而且觉得对锦觅有种莫名的亲近感(这个有用哦,不是废话),自以为是心动的感觉,便追求锦觅。不想自己的武林盟主父亲太微当年和锦觅的娘亲,当年第一美人梓芬好过,后来为了继承家业抛弃梓芬娶了世家女荼姚。后来更是因为门派之争,荼姚家和梓芬家死斗,加上梓芬还是自己丈夫念念不忘的旧情人,荼姚就暗中下死手杀了梓芬(好的,杀母之仇达成)

旭凤把锦觅带回家,荼姚一见到锦觅的脸就觉得头痛,打死都不同意,后来知道了这是梓芬的女儿,更是讨厌锦觅,旭凤无法,只好带着锦觅私奔。荼姚这下气疯了“那个臭婆娘的女儿竟然拐走了旭凤!”,觉得锦觅留不得,派人追杀。从小暗恋旭凤的堂妹穗禾更是恨锦觅,暗中推波助澜,锦觅重伤。

旭凤无法,只好去找润玉。润玉看到旭凤对锦觅如此情深(玉玉心好痛),锦觅伤势却危在旦夕,为了旭凤,润玉取心头血救了锦觅。

锦觅伤好后却正式向旭凤提出分手,原因:先前那批来杀我的杀手,有个女的(穗禾),长得挺漂亮,但是话多,告诉了我一些事:1.你妈杀了我妈,杀母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我接受不了。2.我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我娘是你爹初恋,不过等我娘刚刚怀上,谁都不知道时,你爹就始乱终弃,娶了你妈。3.你不是真的喜欢老娘,老娘觉得你透过我在看别人。

说完不管旭凤有没有消化这庞大的信息量,就潇洒的走了。徒留旭凤留在原地风中凌乱。

这边旭凤风中凌乱了好久,去追锦觅吧,没立场(也并不怎么真心想去追),回去见润玉吧,没脸还尴尬。一个人在润玉住的屋子旁边那个山里乱转,结果误打误撞闯到魔教残党正躲在那密谋劫走玉玉,因为旭凤先前中蛊后被润玉治好的消息不知怎么传出去了,魔教的人觉得这个“玉面神医”有点神奇,想“请”到总部去“研究探讨岐黄之术”。旭凤一听,急了,漏了声响,被发现了,魔教的人发现这个命硬的仇家,双方打了起来。

尽管旭凤武功高强,但一虎难斗群狼,渐渐不支,润玉听到打斗动静过来,旭凤看见玉玉来了,一晃神就被魔教的人抓到了,威胁润玉“用你自己换他”。在旭凤“润玉不要!”/“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迟早要灭了你们魔教!”激情投入的bgm中,润玉答应跟魔教的人走以救旭凤。魔教也是讲义气讲诚信,立刻敲晕了旭凤丢开,拐了润玉。

旭凤在润玉的药庐里醒来,邝露在旁边抽抽噎噎的哭,一看旭凤醒过来就怪他“都是你!要不是你润玉怎么可能被魔教的人抓走?还有!你就是旭凤吧?那个伤了润玉心的大猪蹄子!润玉喝醉了之后总在喊你的名字!听我们家药童说,你先前来过一次,那时你被魔教的人下蛊了,无药可治,结果润玉把你治好了,他自己却病倒了,你什么症状,他就什么症状!不知道的人还说他医术高明!我们懂医理的,一猜就知道肯定是他用炉鼎双修之术把你身上的蛊转移到自己身上了!这些日子,润玉每隔几天就会发症,疼的满床打滚,咬着牙也不吭声!这次你带来重伤的小情人,润玉为了救她,耗损本元,用自己心头血入药!你就是生来克润玉的!”

旭凤听了,知道了一切,心痛死了,当初锦觅重伤危在旦夕也没有这种感觉,脑子里不知为什么想起锦觅说的“你不是真心喜欢我,你一直透过我看别人”,想起初见锦觅时莫名的熟悉的欢喜......原来.....自己一直都喜欢润玉,只是碍于伦常理教,不敢面对自我而已。更何况自己先前那般恶劣的态度,润玉依旧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对!我要润玉!

想通了一切,旭凤出发去找润玉,四处打听后,辗转找到魔教老巢,偷偷溜进去,结果四处房间都没找到,几次还差点就被发现。躲在房梁上听守卫聊天,甲“哎地牢里那个人天天被放血还没死呢?”,乙“哪能啊,听说他是药王谷幸存的药人,作用大着呢,长老肯定要留他性命。”,丙“你们都不知道吧?长老是要用这个药人,活体养蛊呢!啧啧啧,这“玉面神医”,可惜咯!”

旭凤听了,心痛死了, 摸进地牢里,看到润玉被绑着,低垂着头,好像是晕了过去,两臂都是放血的针眼刀痕,伤口狰狞,皮肤惨白没有人气。赶紧把链子砍断抱着润玉逃出去。结果半路上被发现了,被追杀,润玉迷迷瞪瞪的醒了,看见旭凤身上已经有了不少的伤口,急了,挣扎着要下来“你放我下来!这样我们都会死的!你把我给他们,他们要我有用,不会让我死的!”

旭凤头也不回一个劲儿抱着润玉狂奔,深情款款:“以前是我愚钝,不知我自己真实心意,连锦觅都看出来我是在她身上找你的影子。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亦心悦你!要我此时抛下你,绝无可能!你自己说的,他们要你有用,不会让你死,那么我就赌他们碍于你在我怀里,不敢伤你性命,没有尽全力下杀手。我就赌这一线生机!”

润玉听了,吧嗒吧嗒掉眼泪,把旭凤的肩头衣服都哭湿了,一直骂“傻子”。

很幸运,荼姚心疼儿子,一直派人暗中跟着,这些保护旭凤的人辗转找到旭凤最后出现地——润玉的药庐,终于找到了旭凤,通过邝露的指引,姗姗来迟,总算是在最后关头救了旭凤和润玉。

旭凤都是皮外伤,好得快。一醒来救守在润玉床头。润玉却因为一直受蛊的摧残+用了损耗本元的心头血救锦觅+被魔教天天放血,沉睡不醒。旭凤看着润玉苍白的脸,心如刀割。尽管润玉没醒,却天天对着润玉说话,回忆初遇,倾吐心声,描述未来。

因为旭凤的深情(呸!明明是邝露的医术和悉心照料),快一个月后,润玉终于醒了。旭凤高兴死了,直接握着润玉的手喊“亲亲”,结果出乎意料,润玉冷漠疏离的扒拉开他的猪蹄子,不,凤爪子,“自重。我救过你,是我自愿,你这次也救了我,扯平了。谁也不欠谁。我是爱过你,但是你先前真的做得很伤我心。时间能够抚平一切,我慢慢看淡了。况且你现在主要是因为愧疚才一时热血上头要跟我在一起,我不接受。你也是武林盟主的儿子,以后前途无量,跟一个男人纠缠,你爹妈同不同意另说,天下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到时候受了挫折,后悔了怎么办。我经不起第二次这种折磨。我们俩还是当朋友吧。”

说完不给旭凤解释的时间,叫来邝露把旭凤赶出房。听见旭凤边被邝露往外推边挣扎着喊“我会让你看到我的决心的!”,润玉面朝墙躺在床上,嘴角勾出一抹腹黑的微笑。

旭凤回家,一哭二闹三上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情深意切的说“润玉就是我的命了!你们不让我们在一起我就出家!”,太微气得拿鞭子抽他,被心疼儿子的荼姚拦下了。荼姚想着儿子这是一时冲动,让他们闹一阵子,指不定就腻了。默认式的让旭凤“滚去找你那个心肝!”

解决完家里爹妈,旭凤欢欢喜喜跑去找润玉。尽管润玉对他冷淡依旧,但最起码没赶人。旭凤看出润玉还是没有那么绝情,更是卖力讨好,采药(药还是草都分不清楚),做饭(把厨房炸了两次),最后润玉实在受不了了“你安分点成不成?!”,被旭凤“啾”的偷了个香。润玉猛踹旭凤一脚,红着脸跑进屋。留下旭凤一个人在院子里傻笑。

.........最后的最后,不知经过多少挫折,旭凤公子终于抱得美人归。






为什么说这是个切黑玉呢?因为小葡萄在被救的途中醒过,见到润玉,就知道,这才是旭凤一直喜欢的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想着自己竟然和弟弟谈了个恋爱,一股子罪恶感,想做点事弥补一下,就把一切告诉了润玉。润玉知道了后,不动声色把旭凤中蛊是被自己治好的消息放出去,故意引来魔教的人把自己抓走。一是为了趁机找到解开身上蛊的方法,二是想激旭凤认识自己的心意。二凤果然没让他失望。但是为了让旭凤更加死心塌地,润玉醒后,欲擒故纵,挑开两人在一起会出现的困难,故意说“我们还是当朋友”,让旭凤去解决这些问题。最后觉得吊得差不多,就同意了。可怜二凤还以为是靠自己的努力抱得美人归的╮(╯▽╰)╭

是了

糖果:

这是真的!

墨雨:

真的诶!!!!!要是可以收到长评会高兴到飞起!!!!!

落墨无离_鸽精本精:

记得住留评的,记不住点红心的,就算lof被日也记不住/死目
当然,被关注的太太反手给我一个红心我能开心起飞

矢崎鹤见:

每一位评论的小可爱我都有印象,我无敌好勾搭的!!!/暗示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还是一个脑洞

当玉玉不再温柔,身死魂销后入了旭凤的梦,面对旭凤的忏悔悲切无动于衷,极尽恶毒刻薄之语,旭凤听了痛若心死,心神不稳。

即将走火入魔时,一道至纯的水系灵气从天而降,强行带走了旭凤,旭凤这才惊醒,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心魔作祟的噩梦。

而那道灵气分明是润玉的气息。灵气消逝前似乎掠过旭凤的嘴角,似是一个仓促而温柔的吻,带着往昔故人的温柔。旭凤这才发觉自己心口仙元上覆着润玉炼化过的逆鳞(水火不相容,冰炭不同器,水系的龙鳞只能炼化过才能植入旭凤体内,保护他而不会被属性相冲的灵气所伤)

“润玉......你就算不在了也依旧护着我吗......”

emmmmmm可以和上一条《前尘》合并食用,时间线大概在旭凤寻找润玉灵魂碎片的那些日子。如果这几天有时间我可能会摸出来,但最大可能就是脑补爽一把(・ิϖ・ิ)っ